山东特舟钢铁贸易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13053833257
13053833257

山东特舟钢铁贸易有限公司

地址:泰安市钢材市场满泉路5号
电话:0538-8106003
手机:13053833257    18705314272
传真:0538-8106003
Q  Q:121513313
网 址:www.mdvaluate.com

网 址:www.mdvaluate.com

 

 

行业新闻

?

衣衫单薄熬寒冬 钢企死扛等“解套”

更新时间:2015-11-16 点击数:909

又一年的冬天,寒潮裹挟风雪提前而至。

  和往年年底一样,华东地区一家钢企的高管李乐(化名)开始奔走各地参会,与业内人士共商“取暖过冬”之道。

  “现在冬天到了,需求更淡。而且年关将近,银行也开始催款,日子越来越难熬。最近大家都在说,从现在开始到明年,是不是钢厂的倒闭潮也要来了。”李乐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今年前三季度,李乐所在的钢企亏损超过6亿元,而全行业大中型钢企亏损总额已经超过280亿元。尽管越生产越亏损,但不少钢厂仍需要保持高炉开工以维持现金流和市场份额,由此被迫陷入慢性自杀式的窘境。

  “企业害怕高炉一停工就再也开不起来,一旦银行抽贷,资金链断裂,整个企业就破产了。”尽管尚未听闻钢企破产,但临近年关,李乐也开始听闻一些钢厂减产停产、资金链紧绷甚至政府介入的消息。

  风雪之中,众钢企衣衫单薄地苦熬寒冬,失血最快的也许就是下一个海鑫钢铁。

  资金链断裂危机

  “冬天日子很难熬,以前大家都盼着金九银十,现在一点需求好转的感觉都没有,钢材价格还是不断往下跌。每到月底,钢厂一比成本与销售价格,实际都是亏损的,且前后价差损失远远大于销售毛利水平。”谈起企业的经营状况,李乐一肚子苦水。

  伴随着宏观经济增速的下滑,钢铁产业每况愈下,今年以来钢材价格已跌逾30%,吨钢亏损200元更成常态。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信钢铁板块53家上市钢企的净亏损总额达到212.17亿元,去年同期尚盈利67.04亿元,其中31家企业亏损,占比近六成。其造血能力更是大幅下滑,53家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总和为473.6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862.83亿元下降了45%。而李乐所在的公司,对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去年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继亏损大幅攀升之后,经营入不敷出导致资金链越绷越紧,负债率高企叠加抽贷压力,一些企业随时可能面临现金流断裂的风险。如何维持现金流的正常运转,保住企业生存所需的“血液”?成为李乐们最忧心的问题。

  “整个行业现在的资金状况,除宝钢、石横特钢、沙钢这些钢厂稍好一些外,大部分企业现金流都很紧张,再碰到亏损,确实很困难。有些企业过去一两年一直被银行抽贷,但现在银行已经不敢抽了,一抽贷企业现金流就断了,万一停产或破产,银行的贷款可能就全变成坏账。”沙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谦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一个细节足以佐证当前钢企的资金紧张状况。据道通期货总经理段安林介绍,以往钢企参与套保,都会配置一部分资金沉淀在期货账户上,但现在经营压力比较大,资金比较紧,一些钢企在日内操作后,会把资金抽回去一部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这种现象比较明显,可以看出企业流动性明显收紧。”段安林说。

  更为严重的是资不抵债的钢厂已经出现。我的钢铁网抽样调查显示,67家样本钢企负债率均值为68.35%,负债率超过100%的钢企已有5家。另据记者统计,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上市公司中八一钢铁资产负债率为100.63%,韶钢松山、西宁特钢的资产负债率也分别高达93.37%、88.38%,另有7家上市钢企的负债率超过80%。

  继海鑫钢铁破产重组后,钢铁业也曝出首单债券违约事件,并且是央企违约——10月19日,中钢股份公告称,延期支付规模20亿元的“10中钢债”本期利息,这无疑给深陷亏损泥淖的整个钢铁业敲响了警钟。

  “融资难、融资贵”对于钢企更是雪上加霜。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介绍,受银行严控钢企贷款规模影响,许多钢企面临着不予增量、续贷困难、涨息和抽贷等问题。9月末,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重点统计钢企银行借款同比下降2.02%,而财务费用同比增长2.69%。

  “双降之后,中长期资金成本有所下降,但新增贷款仍然很难,今年我们企业信贷额度可能就收缩了三四成。”李乐告诉记者,整体来看,银行对钢企的贷款利率有所上浮,甚至很多企业根本拿不到贷款,只能向影子银行借。

  经济不景气的低气压仍在持续,钢贸商资金链断裂冲击波也终于袭至钢厂门前。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资金链紧张,不少钢企通过影子银行托盘融资,但今年不按合同履行、逾期提货、违约等情况时有发生,已有部分北方钢企现金流断裂,今年冬季已经无法复产。

  减产、停产还是死扛

  在短期需求难以提振的情况下,唯有降低产量和削减产能才是行业的自我救赎之道。不过李乐告诉记者,从实际情况来看,少数钢厂确因亏损严重而减产、停产,但始终没有形成一定规模,多数钢企在现金流越绷越紧的状况下仍选择死扛到底,去产能实际效果不佳。

  “业内现在关心,有些企业是12月底停产还是春节停产,现在就看谁能挺得住,挺不住的企业可能就得关停,我听说酒钢两座高炉都停掉了。”李乐说。

  今年前三季度,酒钢宏兴净亏损高达35.27亿元,是上市钢企中名副其实的“双料亏损王”。

  而一些“家底较厚”或资金状况